空山

我很健忘,总是被人笑,我也很无奈,相处日久的人,却觉得面孔模糊,一分别就忘却,可是,又有一些人,只是一个擦肩,却永留烙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