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山

这一路,重庆雨,汉中晴,西安阴,仿佛我最近的心情,变化不定。

一个人不孤独,与一群三观不合的人在一起才孤单。

有句戏谑的戏曲的唱词:十冬腊月好热的天。一到广东,还真是,都快25度了。

我很健忘,总是被人笑,我也很无奈,相处日久的人,却觉得面孔模糊,一分别就忘却,可是,又有一些人,只是一个擦肩,却永留烙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