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山

我很健忘,总是被人笑,我也很无奈,相处日久的人,却觉得面孔模糊,一分别就忘却,可是,又有一些人,只是一个擦肩,却永留烙印。

在康定,早晚的温差有点大,分界点就看有没有阳光。但在老城,大山早早的挡住落日,寒意渐渐袭来,这个时候你只需坐上发往新城的公交,约六七公里的路,一路上坡,你会发现新城还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中。

我最近总是忧心忡忡,我是不是要磕一次长头。

遇到一个因失恋来西藏旅行的哥们,他说,也没觉得这是一个让心灵安静的地方。我觉得,到西藏就会得到心灵的安静,和去丽江一定会艳遇一样,都是偏执的想法。